钩月光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 /王勇英

   老家方言把月亮叫做月光。小时候,我喜欢去钩月光。

    儿时的乡村夜晚安静,月光很亮,星星很多,小孩子就喜欢满村子奔跑,用客家方言唱着村谣:“月光光,照地方,马来等,桥来杠(抬)……”
    大人们对我们这些大半夜还不肯睡觉,唱着歌从村子蹿到田野去捉萤火虫的小孩子很是头痛。
    村里有一个早起放牛的老人,他只爱跟牛说话。牛很听他的话,他对牛说“我们走吧”,牛就跟着他走。他叫我们快点回家睡觉,让月光也睡觉,等月光睡觉了,钩个月光下来,放在我们村子打谷场的树上。他说“快回家睡觉吧”,我们就像他的牛那样听话,回家睡觉了。
    天亮以后,老人没把月光钩下来。他说我们太吵,月光被吵得也不睡觉,月光还把他的木钩子也抢走了。
    太阳一落山,我们就去打谷场,并排站在场边的围栏处,仰望着天空,等月光。
    月光出来了,圆圆的,大大的,亮亮的,在月光的肚子里好像有树枝。再看看,又好像是一棵树,我们想,抢老人树枝的可能不是这个月光。天上有很多月光,每个晚上都有一个跑出来。
    后来,只要有大人说去钩月光,我总是充满期待。
    小时候精力旺盛,好奇心又大,最爱在有月光的夜晚捉迷藏,躲在月光照不到的角落里,藏在月光剪出来的泥屋影子下。
    我每晚都要妈妈加高音量吼好几次才回家。劳累了一天的妈妈困得一沾床板就能睡着。哥哥姐姐因为要上学,也要帮家里干活,早早就睡觉,第二天要早起。只有我像个夜精,就是不肯睡。
    我要是听到爷爷奶奶那里有门声响,就会跳到窗口问开门去哪里,去做什么,我也想跟去。
    “莫吵。你爷爷去钩月光。”奶奶小声说。
    爷爷也小声说:“你快睡觉。阿大(爷爷)去钩个月光给你。”
    我躺下来等,仔细听着外面巷子里的声音,等爷爷把月光带回来。等着等着,就睡着了。天亮以后,爷爷当然也没有把月光钩下来,就像别人那样。
    我爸爸也很喜欢去钩月光。爸爸是乡村医生,晚上经常有人来请他背着药箱去别的村子出诊,用我们老家的话来说叫落村。
    爸爸晚上落村,我要是看到了,也想跟他去,我觉得去别人的村子就是好玩。爸爸为了不让我跟他去,就会哄我:“你在家玩,爸爸去给别人看了病,回来的路上,要是月光还在天上,就把月光钩回来给你。”
    为了月光,我就没当爸爸的跟尾狗。在我们老家,跟尾狗就是比喻那些总是黏着爸爸妈妈,到哪儿都要跟去的小孩子。爱黏着大人的小孩子,也叫黏手米粑。
    我小时候是跟尾狗也是黏手米粑。家人去哪里我都想跟着。
    那时,老家流行放电影。镇政府有个电影队,轮流到各村的打谷场放露天电影,乡里人都爱看,只要一个村放电影,周边所有村子的人都会赶去看。
    我妈妈也很爱看电影,要是在邻近村庄放电影,妈妈会带着我,要是在远一些的村子放电影,妈妈就把我托在伯母家或奶奶那里,找个说法脱身。比如,去田里看看田水,田水太多了会淹死秧苗。或者,家里的鸡迷路了,要拿手电筒去把鸡找回来,不能让黄鼠狼呀狐狸呀把鸡吃了。说得最多的就是去给我钩个月光回来,让我好好等着。
    妈妈每次说去给我钩个月光,我都相信,还提醒她要带上长一点的树枝。
    可是,妈妈像爷爷奶奶还有爸爸他们一样,都没有钩到月光。他们说只要小孩子不老老实实睡觉,月光就会知道,也跟着不睡觉,在天上滚来滚去,不好钩。
    哼,月光那么调皮吗?大人钩不到,我自己去钩。
    我要钩一个月光,放在打谷场,村里人收割、碾稻谷就不用烧炼油灯。我还要钩一个月光,放在爸爸的房间,晚上爸爸给病人看病,屋里也亮亮的。我还要再钩一个月光,放到爷爷奶奶的屋子里,爷爷奶奶老是钩月光,钩到头发都白了,一个月光都没钩着,我就给他们一个放在屋里看着玩吧。
    我还要给妈妈钩一个月光,妈妈晚上去喂猪,带个月光去,往猪栏的木架上一挂,那一排猪圈都亮亮的。
    我也要一个月光。
    这样一算,我得多钩几个月光。去柴房挑了根长长的树枝,站在打谷场边的墙栏上,举起树枝钩月光。够不着?树枝明明很长呀,我走出柴房时,树枝都碰到门顶了呢。
    很多人围过来看我钩月光,都笑起来。树枝太短,我也太矮。我再去找了更长的树枝来,可是,还是够不到月光。
    可能是人太多,月光没睡觉。如果月光睡觉了,就会慢慢地、轻轻地从天上落下来,落到屋顶上或树梢上,到那时就好钩月光了。
    等大家都睡着了再出来钩月光。到了深夜,我带着树枝走出门楼,看到三妞、凤尾、十六等好几个人也带着树枝来了。
    我们都不出声,像猫一样走到打谷场,站到墙栏上,举起树枝钩月光。月光还在高高的天上,微笑着看我们。
    现在很安静,村里人都睡觉了,月光为什么还不睡觉呢?眼睛睁得那么大,把村子照得那么亮。我们等,等月光睡觉了,落下来,再钩它。后来我们就睡着了。
    和牛说话的那个老人最早起来,他赶牛从打谷场经过,看到我们,笑了,我们就醒了。我好像看到他的牛也笑我们。
    后来,长大了,才知道钩月光只不过是大人们哄骗小孩子的话。小时候却信以为真。回想起来,却又是那么有趣,那么美好:在乡村的月夜里,有钩月光的大人和小孩,还有钩月光的传说。
    那是一个散发着乡野味的童话!
      团中央万贯国际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'S PRESS&PUBLICATION GROUP
声明: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