梨花粥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 /童花错

 

    农历三月一到,梨树上就鼓出一个个小花苞,随着天气一天天转暖,花苞渐次开放,山里的游客也多起来。 

    山脚下各种店的老板们都开心起来,终于到了旅游的旺季,又可以赚不少钱啦! 

    可是花枝饭馆的女主人花枝小姐却高兴不起来,因为她的父亲最近刚刚去世。母亲好多年前就没了,整个家只剩下她一个,孤苦伶仃的。饭馆是开不起来了,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,而且,她也没有精神打理。 

    辞退了店员,整天一个人在家里发呆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游人,花枝觉得心中格外凄凉。不如也进山看梨花吧,那可是她最喜欢的梨花呀!于是她简单收拾了一下,背上背包出发了。 

    漫山遍野的梨花好看得无法形容,但是一个人的旅行,真的挺没意思的。如果是在往年,能有这样的机会,她一定高兴得不得了,因为旅游旺季,也是饭馆生意最繁忙的时候,她很少有机会出来玩耍。可是今年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 

    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,不知不觉到了傍晚。天渐渐黑下来,花枝才惊觉,是该回去的时候了。可是不知怎么,一贯熟悉的山路竟然陌生起来,怎么走都看不到尽头。她在梨树林里转呀转呀,还是找不到回去的路。 

    四周一个游人也没有了。月亮渐渐升上来,花枝沿着山间小道焦急地走着,突然看见前面有一团昏黄的灯光,于是快步走过去,一所漂亮的小木屋出现在眼前。 

    呀,在山脚下住了十几年,竟然不知道这山里还住着人家呢!花枝心中轻快了许多,抬手敲敲木屋的门,“有人吗?” 

    静悄悄的没有声音,门突然“吱呀”一声开了。“进来,进来,难得来一位客人!” 

    开门的是一只小狐狸,红色的毛蓬松柔软,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满含笑意,说不出的亲切可爱。 

   “打扰了,我只是想问一下……”花枝结结巴巴地说,早听说这山里住着狐狸,没想到竟然让自己遇到了。 

   “迷路了吧?快进来歇一下吧,喝碗粥再走,不会耽误太久的。”小狐狸热情地说。 

    花枝于是迈步进了屋。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,着什么急? 

    屋内陈设很简单:一张床,一张小桌子,三把藤椅,靠窗户的位置有一个小火炉,上面的小铁锅里正“咕嘟咕嘟”地冒着热气。 

    “请坐下来稍等一会儿,粥马上就好!” 小狐狸搬过一把藤椅给花枝,然后自己又拿起勺子,坐在小火炉前搅拌着锅里的粥。 

    由于屋内的灯光比较暗,所以能看清楚,月光透过窗子洒下来,正照在锅里。火炉旁的木盒子里放着一盒雪白的梨花,小狐狸一边搅拌,一边往锅里撒下片片梨花,嘴里轻声唱着: 

    “熬粥,熬粥,加一把糖,加一把月光,加一把思念,加一把梨花的清香。” 

    歌声里带着淡淡的忧愁,在这静谧微凉的夜里,让人的心也一下子沉静起来。窗外月光下雪白的梨花一眼望不到边,花枝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纷纷扬扬地飘着,仿佛下了一场梨花雨。 

    粥的清香渐渐弥漫开来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小狐狸叫一声:“好啦!”然后小心地将小锅从炉子上端下来,拿了两只小瓷碗,盛满了粥,放到桌子上。 

    “好香!用梨花熬粥,我还是第一次见呢!”花枝吸了吸鼻子说。 

    “不错的发明吧?你尝尝看!”小狐狸颇为自豪地说。 

    花枝用小勺慢慢搅拌着粥,好凉得快一些。觉得可以入口了,就舀起一小勺,放在嘴边吹了吹,吃了下去。 

    入口清香滑腻,是从未有过的好味道。肚子里突然一下子觉得饿了,花枝一口气就把整碗粥全吃完了。 

    “你怎么不吃?”看着小狐狸面前满满的一碗粥,花枝奇怪地问道。 

    “我,我现在不饿。” 小狐狸的目光有些异样。 

    上当了!花枝暗叫一声,但是已经晚了,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来,意识也变得模糊。她身体一歪,就靠在藤椅上睡着了。 

    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。花枝睁开眼睛,看看小狐狸,它正趴在桌子对面的藤椅上,睡得香呢! 

    昨夜的事一下子涌上心头。花枝仔细想了想,终于明白过来:问题就在这粥里。于是她决定等小狐狸醒来,问明白了再走。 

    不一会儿,小狐狸也醒了,抬眼看看花枝,惊叫起来:“呀,想不到你也是有故事的人呢!” 

    花枝睁大眼睛,问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 

    小狐狸笑着说:“你先说说,昨夜的梦好不好?” 

    花枝陷入了沉思。怎么说呢?昨夜的梦让她欢喜,也让她悲伤。她梦到了小时候,父亲牵着她的手,在开满山花的小路上行走。走累了,父亲将她扛在肩上。坐在父亲肩上能看得好远好远啊!那种奇异的体验,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。她还梦见父亲和她一起在后院种萝卜,那时候,母亲还在,父亲刨坑,她丢种子,母亲在后面一个坑一个坑地浇上水、埋好土。太阳暖暖地照着,一家人好温馨啊!可是这种日子在她十二岁那年戛然而止。母亲去世了,她一夜长大,开始帮父亲打理餐馆,也是在那时,餐馆的名字由父母名字的组合,改成了她的名字。 

    “是不是那种体验,感觉特奇妙?” 小狐狸问道。 

    花枝一下子回过神来,慌忙点点头,“对,感觉一家人还在一起。” 

    “我也是。” 小狐狸说,“这是妈妈生前教我的熬粥方法。爸爸妈妈去世后,我整晚睡不着觉,前几天梨花开了,就赶忙试一试,竟然成功了。这粥没有心事的人喝了,跟普通的粥一样,只有心中有所怀念的人,才会沉睡过去,做那些美梦。” 

    “你妈妈怎么了?”花枝小心地问。 

    小狐狸黯然道:“正走路的时候,扑通!掉进了猎人的陷阱,然后爸爸去救她,也被猎人逮住了。那是去年的事了。” 

    “去年的什么时候?”花枝提心吊胆地问。 

    “大概是第二场雪之后吧,那时候我还小,模糊地记得猎人是一个带点络腮胡、身材瘦削的人。”

    “啊,谢谢你的粥,我该走了。”花枝脸色惨白,急急忙忙地站起来就要走。 

    “等一下!”小狐狸叫道,花枝不由得停住了脚步。 

    “既然同病相怜,我就把做粥的方法教给你,这样回去之后,你也能天天做那些美梦了。” 

    这正是她心里所期盼的。 

    回到家里,花枝急不可耐地采了一大篮梨花,当天晚上,就在月光下支起小锅,用小狐狸教的方法,熬起粥来。 

    “熬粥,熬粥,加一把糖,加一把月光,加一把思念,加一把梨花的清香。”花枝一边搅着粥,一边轻声唱着。 

    “花枝,花枝!”门外有人喊道,接着是踢踢踏踏的脚步声,急匆匆地进来。 

    不用看,花枝就知道,来的是附近旅馆的小主人安康。 

    “看我给你带了什么?”小伙子炫耀地举起手里的鸟笼,“是八哥,会说话哦!这样你一个人在家也不会寂寞了。” 

    为了不拂他的好意,花枝抬起头勉强笑了一下。安康的妈妈,是花枝的干妈,所以花枝自小就得到他们一家的照顾。两个人一起长大,安康只比她大两个月,在她面前,却总是像个大人一样。自从父亲去世以来,安康隔三岔五地,给她送些小玩意儿,逗她开心。 

    见花枝没精打采的样子,安康将鸟笼举到花枝面前,对着八哥说:“快叫花枝!花枝,花枝!” 

    “花枝,花枝!”八哥果然叫了起来,音调和安康的有些像,听起来却很怪异,花枝一下子乐了,手里正要往锅里放的花瓣洒了一地。 

    “呀,你这是干什么呀?”安康这时才发现地上的一篮子梨花。 

    “熬梨花粥呀!” 

    “梨花粥?好喝不?有我的份不?从哪里学的这手艺?”安康一连串问道。 

    “有。”花枝只说了一个字,就不再作声。安康蹲在一旁看着,嘴里不停地唠叨:“做梨花粥,好!如果味道好,赶明儿把餐馆再开起来,专卖梨花粥,也是这景区的特色小吃,一定很受欢迎!” 

    花枝不理他,自顾自搅动着,轻声哼着歌。唱着歌的花枝看起来心情好了很多,安康看着她,咧开嘴笑了。 

    第一次做,花枝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否成功。粥熟了,她盛了一碗,放在安康面前,“尝尝。” 

    安康喜形于色,说了一句:“呀,果然有我的份!”就接过来,也不顾烫,一边吹一边吃。 

    “好吃,好吃!简直棒极了!我敢说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吃过的味道最棒的粥!”安康一边吃,一边不住夸赞,不一会儿就吃完了。 

    “再来一碗!”他自己拿着空碗就要去盛,看到锅里只剩下一小碗的量,才住了手,“嘿嘿,你怎么不吃?” 

    花枝不理他的话茬,问道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 

    “什么怎么样?” 

    “有没有犯困、头脑昏沉之类的?” 

    “没有呀,我精神得很!啊,不是你这粥里有迷魂药吧?”安康说着,夸张地晃了晃脑袋。 

    “当然没有,没事就回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花枝轻描淡写地说。 

    “好吧好吧。明天去我家里玩,我妈老念叨你呢!”安康一边说,一边走出门去。 

    花枝将剩下的粥全部盛到碗里,一勺一勺慢慢吃光了。 

    将锅碗洗刷好,还是没有困意。不会是失败了吧?花枝失望地躺在床上,想着要不要再去问问小狐狸,可是一想到那件事,她就浑身打战,一点再见狐狸的勇气都没有了。 

   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 

    一夜的梦没有停歇,一个接着一个,全是小时候,关于父母的点点滴滴。清晨,花枝一睁开眼睛,就怨恨起天亮来。如果总是在梦里多好啊!她心不在焉地起了床,脑子里想的全是昨晚的梦境。 

    今晚,还要做一锅梨花粥。 

    日子就这样恍恍惚惚地过去。花枝再也不会失眠了。每天晚上,一碗梨花粥送她一夜沉沉的美梦。没有月光的日子,她就喝提前熬好的放在冰箱里的粥。 

    这样过了大半个月,梨花开始集体凋谢。阵阵梨花雨惊心动魄地落下,地上一片惨白。 

    “没了,很快就没了。”花枝站在花瓣雨中,喃喃道。 

    “花瓣谢了,是为了结出果子啊!”安康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,“再说,你看看这满树的叶子,都冒出来了,再过不久,漫山遍野都是绿的了,也好看得很呢!” 

    花枝没有理他。他不懂,他是快活的,没有忧伤没有心事,怎么会理解一个陷在过去里走不出来的人呢? 

    “你是在担心不能继续熬梨花粥了吧?要我说,世界上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,何必总吃那一种?再说了,明年不是还有机会吗?” 

    明年?那这中间大把大把的日子,要她怎么过?对了,把这花瓣晒干,说不定也行哦!花枝为这个想法兴奋不已。 

    花枝采了好多好多的梨花,多到足够她熬一年的梨花粥了,晒干了储藏起来。 

    每个有月亮的晚上,她都会关好门,在月光下熬一锅散发着梨花香味的粥。那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美味。 

    “花枝,谁教你做的梨花粥?”安康大概看出了些端倪,不止一次这样问,可花枝只是摇头。她才不会告诉别人这个秘密呢!如果他们知道了,准会把小狐狸当成坏狐狸来对付,那是她绝对不愿意看到的。 

    “花枝,你最近瘦了好多,是不是营养不良,该吃些东西补补。”安康给她拿来了一大堆补品。 

    “是吗?”花枝笑笑,她自己也感觉出来了,最近气血不足,总是头晕,蹲下去一小会儿再站起来,眼前就会一阵发黑。 

    可是除了梨花粥,她什么都不想吃,也根本感觉不出滋味。她不想将这件事告诉安康,免得他们一家又为她担心。她给他们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。 

    “我妈说,一个人都会懒得做饭,不如你住我家吧,反正我们家房间多的是。”安康说。 

    花枝摇摇头。她喜欢现在的日子。他们都不知道,在梦里,她才拥有真正的快乐。 

    转眼间半年过去了。花枝面黄肌瘦,似乎一阵风都能吹倒。白天,她也总是没有精神。有时候她会去旅馆里串门,顺便帮些小忙,感谢安康一家的照顾。

    有一天,花枝去旅馆的时候,安康不在。安康的妈妈说,他去山里打猎了。 

    打猎?安康向来不喜欢打猎呀!不好的感觉立刻涌上心头,花枝一溜烟向山里跑去。她不知道,从第一次喝梨花粥做了一夜梦开始,安康就怀疑起来。此后,他费尽心机终于从昏睡的花枝口中知道了小狐狸的秘密。 

    跌跌撞撞地赶过去,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花枝觉得自己随时都会倒在地上。她努力坚持着,按照记忆中的路线,寻找着小狐狸的家。 

    可是寻遍了当时迷路的那一片梨树林,也没有找到一所小木屋。 

    也许小狐狸搬家了。搬得远远的,远到没有人找到才好呢! 

    回来的路上,花枝走得很慢,来的路上花费了她太多的力气。 

    正走着,忽然听到旁边传来熟悉的说话声。 

    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是安康的声音。 

    “不说,梨花粥的秘密,我可不能随便告诉人!”是小狐狸的声音。 

    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 

    花枝扒开灌木丛看去,只见小狐狸被绳子绑着,躺在地上,安康正举着一根大木棒,向小狐狸头上挥过去。她大叫一声:“住手!”然后就昏了过去。 

    醒来的时候,花枝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床上。屋里的灯亮着,窗外一片漆黑。她挣扎着坐了起来,安康刚好推门进来,看见她,面露喜色道:“醒啦?感觉好点了吗?” 

    花枝点点头。安康道:“你知道你睡几天了吗?”说着伸出手比了个“八”字,“整整八天!你可吓死人了!” 

    竟然睡了这么久?感觉一切仿佛就在昨天一样。花枝突然想起了小狐狸,忙问道:“那只狐狸怎么样了?” 

    安康笑道:“它呀,太小气,死活不肯告诉我梨花粥的熬法,宁愿自己天天亲自送来。” 

    一听小狐狸没事,花枝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,听见它天天都来,既欢喜又愧疚,问道:“今天来过了吗?” 

    这时候,门开了一条缝,小狐狸红色的身影闪了进来。 

    “走路也没个声音,每次都吓人一跳!”安康责怪道。 

    小狐狸没有理他,看着花枝惊喜地叫起来:“终于醒啦,可把我吓坏了!” 

    “这些日子,多谢你了!”花枝虚弱地说。 

    “不,说起来,都是我害的你。” 小狐狸反倒自责起来,“要不是我告诉你梨花粥的做法,你也不至于生这一场病。” 

    这话听得花枝稀里糊涂的,忙问道:“我不是喝你熬的梨花粥才好起来的吗?怎么又怪到梨花粥上了?” 

    安康忙抢过话茬说:“这是另外一种熬法,它死活不肯告诉我。如果不是它把自己的小崽子放在这里做担保,我才不会相信它呢!” 

    “小崽子?你已经做爸爸了吗?”花枝不可置信地看着小狐狸。 

    “是的。”小狐狸有些害羞,还有些得意。 

    “我早已经从悲伤里走了出来,开始了新的生活,只是没想到你是这么放不下的人。听我的劝,原来那种梨花粥,不要再喝了。至于新粥的熬法,等你好些了我再告诉你。” 小狐狸面色凝重地说。 

    花枝看看小狐狸,又看看安康,终于点了点头。小狐狸和安康对望一眼,同时现出如释重负的表情。 

    想到以后不能再做那些梦了,花枝不由得怅然若失。不过,这一病之后,对梦境的渴望,好像也没有那么强烈了。 

    当天,花枝就要求出院了。医生说她只是身体过于虚弱,回家后多补补就好了。此后,小狐狸依旧每天来送粥,花枝一天比一天好起来,也有胃口吃些别的饭食了。可是另外一件事,却像大石头一样,在胸口越压越重。 

    等到走路不那么轻飘了,花枝趁人不注意,买了一大束鲜花,一个人偷偷地向山上跑去。 

    那地方并不远,花枝却歇了两次才走到。 

    眼前是一个不大的坟包,已经湮没在荒草之中。花枝捋起袖子开始拔草,手上被荆棘划出道道血印子,也不管不顾。可毕竟是大病初愈,那草又太多,不一会儿,她就累得直喘粗气,眼前一阵发黑。 

    闭上眼睛歇了一会儿,她将鲜花放在坟前那一小片空地上,跪下来对着坟头默默地磕了三个头,眼泪无声地流下。 

    “花枝!”背后有人轻唤。 

    花枝一惊,回过头来,脸上犹带着两行热泪。 

    安康走过来,将她搂在怀里,轻拍着她的后背说:“你呀,总爱藏心事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 

    花枝伏在安康的肩头哭了一会儿,擦干眼泪,抬起头来,问道:“你还记得去年秋天我生病的事吗?” 

    安康点点头,“怎么不记得,当时病得那样重,省里的医院都查不出病因,可把伯伯吓坏了。” 

    “后来看了一个老中医,开了个方子,说要用狐狸血做药引,于是大雪天的我爸就去打猎了。” 

    “对,弄回来两只红狐狸哩!”安康说。 

    “那两只红狐狸,就是小狐狸的父母啊!这里面埋的,就是它们的尸骨。”花枝指着坟包声音颤抖地说。 

    “别自责了,这不怪你,也不怪伯伯。当时我听伯伯说,最开始他只是想取些狐狸血回来,可是没想到却招来了另外一只狐狸。两只狐狸太凶残了,那种情况下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谁也控制不了啊!况且,如果不是被狐狸咬伤了,伯伯也不可能感染疾病……”说着,安康突然住了口。 

    花枝早已泪流满面,哽咽道:“都是因为我!” 

    这时,身后的草丛里一阵响动,两个人同时转过头,只看到一道红色的身影闪电一般向远处的山野奔去。 

    小狐狸再没有来过。 

    花枝又天天晚上失眠了。终究是看到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。小狐狸肯定是恨她的,否则不会不来;但是始终没有来报仇,心中也该是不忍吧? 

    身体好些之后,花枝在安康的帮助下,去过山里好多次,希望能找到小狐狸,向它道个歉——尽管知道这歉意根本无法弥补所犯下的过错。可是,任凭他们怎么找,小狐狸就是不见踪影。 

    这事像一个解不开的结,将花枝的心锁上了。只有为小狐狸做些什么,她才会好受一些。于是,她经常去山中,毁坏猎人的陷阱和夹子,只为了让小狐狸和它的后代少受些伤害。 

    日子一天天过去。第二年春天,梨花刚开的时候,有一天早上,花枝起了床,一推开门,就呆住了。 

    院子里,小狐狸静静地坐在火炉前,早晨的阳光洒在它红色的毛上,像一尊优美的雕像。此时的它,眼睛里透着狡黠,目光凌厉得让人不敢直视,花枝不由得身体一颤。 

    它的目光终于转向花枝,渐渐温柔下来。花枝低下头,心跳得厉害。良久,小狐狸开始唱歌: 

    “熬粥,熬粥,加一把糖,加一把阳光,加一把渴望,加一把梨花的清香。” 

    歌声停了下来,花枝抬起头,大气都不敢出。 

    “好了,喝了这梨花粥,希望我们都能从过去里走出来。”小狐狸说。 

    花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良久,她才回味过来,欢欢喜喜地拿了两只碗,将小锅里的粥盛出来。 

    又一个旅游旺季来临了。听说花枝要将餐馆重新开起来,安康惊得下巴都要掉了。 

    “可是花枝,你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?” 

    “怎么,你不愿意帮忙吗?”花枝故意问道。 

    隔着几步的距离,看着容光焕发、如梨花一样纯洁轻灵的花枝,安康突然觉得恍惚起来。这样的花枝,曾经多少次出现在他的梦中啊! 

    “愿意!”他笑意盈盈地伸出手来。

 

      团中央万贯国际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'S PRESS&PUBLICATION GROUP
声明: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