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线团
2018-07-02 13:55:17    《儿童文学》 分享到:微信 更多
1.jpg
  文/柴乔
 
  我的故事,不是从小时候开始。我的故事,是从小时候的小时候开始。
 
  小时候的小时候,我拥有一根神奇的绳子。
 
  绳子弹性良好,轻轻一拽,我就黑鸟般地飞上了黑天。
 
  我像黑月亮一样轻飘飘,黑太阳和我擦身而过,黑星星排队和我告别。
 
  我通通没和它们说再见。
 
  我肯定还要回来,无论我飞到哪里。
 
  哪怕我冲出漆黑的宇宙,也不用担心回不了家。手握神奇的绳子,我的信心满当当。
 
  绳子韧劲儿十足,稍一用力,我就像黑鱼游弋于黑海。
 
  我的家是墨斗鱼的池塘,黑色的波涛起伏,我像黑鲸一样喷出黑水花。
 
  玩累了,我就躲在黑珊瑚的丛林,睁着比黑珍珠更亮的黑眼睛,等待绳子召唤。
 
  躺在黑色水床上的我不管游到何处,神奇的绳子都忘不了拉我一把。
 
  只要有绳有手,我就是个小神仙。不用吃来不用喝,就连撒尿也不用。
 
  除了拿绳子做游戏玩蹦极,拿绳子当饭吃,我还用绳子打电话。不是打电话,是听电话。
 
  “喂,听到了吗?”
 
  “喂,是你吗?”
 
  “喂,我爱你!”
 
  绳子那头,不知道谁在说话,不知道说的啥。仔细听着吧,虽然我什么也没说。
 
  绳子那头是谁?谁在另一头牵引?谁在对我不停说话?我想知道!
 
  某天,强光似乎要把眼睛刺瞎。我试图抓住那根神奇的绳子,但绳子消失了!
 
  什么也抓不住了!我要我的绳子!我要玩蹦极!我要听电话!我哇哇大哭!
 
  不久,我在肚皮上摸到绳头打的结。
 
  谁弄断了我的绳子?谁给我的绳子打了结?迈出妈妈的小黑屋,我哭着诞生了。
 
  从小时候的小时候,走向小时候,就是从失去绳子开始。
 
  小时候的我不说话,我想念那失去的绳子。小时候的我特别爱哭,我再也找不到那根神奇的绳子了!
 
  为了安慰我,妈妈做了很多。
 
  妈妈不停地叫我“宝贝”。
 
  妈妈的嘴里一定有条绳子,否则,我的耳朵早就逃跑得无影无踪。
 
  妈妈总是望着我。
 
  妈妈的眼里一定有条绳子,不然,我整个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
  妈妈晃动摇篮,我又一次变成了鸟和鱼,妈妈的手就是一根绳子!
 
  妈妈的绳子可真多,妈妈是个大线团。
 
  这么多绳子却不混淆,真想知道绳头拴在何方?用绳子做着许多事情的妈妈,了不起!
 
  “等你知道心疼的时候再找吧,不知道心疼,是找不到绳头的。”当我能跑能跳后,妈妈说。
 
  找不到妈妈的绳头,我的鼻子酸酸的。哎哟!我的心突然疼了一下。
 
  妈妈的心上一定有一根绳子,不然我的心不会无端疼痛!
 
  绳头就拴在妈妈的心上呀!
 
  从没有安全感的小时候,到长成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郎,就是从这时候开始。
 
  我再不怕失去那根绳子了,即使看不见,即使摸不着。
 
  阅读小贴士:

  其实呀,不仅有一根看得见的“带子”连着妈妈和我,还有一根看不见的绳子永远连着我和妈妈。
 
  

最新评论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