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边微笑
2018-09-27 11:29:10    《知心姐姐》 分享到:微信 更多

   文·安宁

  
  在北京,我总是迷路,站在川流不息的天桥下,常常就丢了来时的、要去的路。很多时候,我甚至不如那些骑着自行车,在一条条胡同间,自如穿梭的异国旅者;他们的汉语,说到字正腔圆,而对于让我头晕眼花的地图,他们翻看起来真有指点江山的豪迈气概。
  
  那次又是如此,要去法国文化中心看一个关于波伏瓦的纪录片电影,出了地铁,便被扑面而来的高楼大厦硬生生地夺去了仅存的方向感。就在我问过十几个人,都无法得到答案的时候,一个骑山地车的法国摄影师闯入我的视野,他正单脚跨在车上,全神贯注地拍摄马路对面一角古寺掩映下的飞檐。而茫然四顾的我,恰好挡住了他的一小片镜头。他走过来,用英语微笑着问我能否避让一下。我说声抱歉,勉强从焦灼的唇边挤出一丝微笑,转身要走。他却又突然叫住了我问,是否需要他的帮助?
  
  我没开口,却在他的这句问话里先自笑了。他人聪明,很快猜出我是迷了路,从大大的背包里拿出一本详细的地图册,而后得意地朝我一扬,意思是:说吧,想去哪儿,包管都在这里。
  
  我半信半疑地说出法国文化中心的名字,他即刻自信满满地朝东一指,说:“百米,第一个十字路口处有唯一的一个胡同口,会看到一座标志性建筑,建筑的对面,就是你所要寻找的地方。”
  
  果然在他的指点下,我成功地抵达目的地,而且,赶上了刚刚开场的精彩电影。看完的时候,买了一杯咖啡,在安静的图书室一角,边细细品着,边翻一本法语的画书。翻至中途,无意中抬头,看见对面的桌上,十指在键盘上飞扬的竟是为我指路的法国摄影师。恰好,他也抬头,看到了我,彼此相视一笑,他又低头忙碌。
  
  走的时候,我经过他的桌旁,道声再见,像熟识很久的朋友,他也温暖地笑笑,幽默回说:“下次再走丢了,记得找街头骑车的法国帅哥。”
  
  又想起在街头只因为我笑看一眼,便执意追上我,介绍自己名姓的南非留学生;还有长城上与我彼此鼓励努力向上攀登的丹麦画家;热情为我在电影学院做蹭课指南的巴西女孩;在798艺术中心为一幅画的艺术理念,而与我相聊许久的英国妇人;看话剧时因为遮挡了我的视线,而坚持与我换位的澳洲剧作家。他们叫什么名字,我都已经忘记,但我却深深记得,他们在北京的街头,擦肩而过时,给予过我的,清澈澄明的微笑。
  
  编辑:金萱

最新评论

  • 验证码: